东平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东平新闻网 > 财经新闻 >
最新资讯

一季度城市GDP出炉,主要城市只有一城增长_财经

文章来源: 作者:东平新闻网 时间:2020-05-14 01:11 

  过去各地GDP比拼的多是增长率,但在疫情黑天鹅阴影下,一季度全国GDP同比下降6.8%,几乎所有城市的GDP都出现明显下滑。其中武汉的数据为-40.5%,下降幅度最大,也创下武汉GDP历史新低。

  下图为一季度GDP排名前26位的城市,放眼望去,增速一片负值,只有南京一家增速为正。

  众多城市GDP下滑,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

  01

  武汉并没有公布一季度的GDP总值,但按照测算,一季度武汉GDP应该在2000亿元左右,大致相当于2014年同期数据。下图为2019年我国城市GDP前十名榜单,武汉当时正在发力冲击成都,而身后的杭州也在紧追不舍。但今年一季度数据可想而知,武汉肯定会退出前十行列。

  去年各城市GDP排名情况

  武汉GDP下降的原因显而易见,自然是因为疫情。武汉是疫情中心,封城时间最长,经济受疫情也最为严重。武汉日前提出,要“搏杀二季度、冲刺三季度、决战四季度”,努力把疫情造成的损失补回来。

  从长期看,武汉工业基础良好,科教优势突出,交通优势明显,加上一些重大投资项目正在路上,恢复经济应该不是难事。政策方面,高层会议还指出,研究确定支持湖北经济社会发展一揽子政策,从财政税收、金融信贷、投资外贸等方面都会予以支持。相信随着疫情影响逐渐弥合,武汉也会涅槃重生,迎来补涨。

  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城市不仅是武汉,很多依赖外贸的地区也陷入了经济低谷。一季度前两个月,广东外贸进出口受国内疫情影响,对供给方影响比较大,不少外贸出口企业的订单或取消或延迟。浙江、江苏等沿海外贸大省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

  福建泉州一家小家具出口生产企业的外贸出口部门负责人表示,此前一些美国订单因为疫情延期交付,导致积压货款,可国内的供应商款项已经到期,只能公司自己先垫资,“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拖欠了”。至于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该负责人直言:“手头的订单到5月中下旬就将全部做完。”这意味着该企业面临着下半年空转的危机。

  此外,预计苏州、佛山、东莞、泉州等地经济短期内也很难恢复。一方面在于这些地方外来人口较多,2月份受国内疫情、交通等因素影响,返岗、复工复产速度更慢一些。而且这几个城市都是外贸城市,进出口总值占GDP规模较大。

  但现在海外疫情依然严重,从欧美发达国家到东南亚再到非洲,几乎所有地区都被席卷其中,全球贸易形势前所未有之严峻。Worldometers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9日凌晨6点30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4007819例,死亡病例275781例。但是海外疫情拐点依然遥遥无期,全球经济恢复需要很长时间,预计至少在年底才会有转机。

  放眼未来,在疫情全球持续蔓延的背景下,各外向型经济省份在顶住上半场“有订单、没人做”的国内压力之后,还要做好准备迎接可能出现的“二次冲击”,直面“有人做、没订单”的国际挑战。

  02

  在一片哀鸿之中,也有城市经济走上了快速恢复的通道,它就是南京。南京一季度GDP“众人皆负我独正”, 一季度生产总值3247.41亿元,逆势实现了1.6%的正增长,增速在主要城市中领跑,也是主要城市中少数实现正增长的城市,显得十分难能可贵。

  自2016年GDP首次突破万亿大关后,南京成为全国第11个加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今年一季度,南京GDP排名连升2位,超越武汉和天津,紧追杭州,GDP位居全国第9。为什么南京经济可以实现弯道超车逆袭呢?与苏州、东莞、佛山等以民营经济为主的制造业产业主导模式不同,南京以电子、石化、钢铁、汽车、电力为传统支柱产业,这些产业多以国企和大型企业为主。工业企业在手订单较多,尤其是钢铁、化工企业连续生产,产品内销占比大。

  而且南京在高端智能装备产业、新型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与节能环保材料等产业,有一大批高质量的存量企业。在产业链上位居中高端,生产过程智能化,自动化水平较高。这些企业原本春节期间就未停工,疫情之后复工复产速度较快,受疫情影响较小,对整体经济带动效应明显。

  行业方面,虽然外贸行业遭到暴击,但南京外贸占比很小。总结起来南京的经济结构就是“国有经济比重大、民营企业小而弱、外贸依存度低”。看似“利”全赶上了,“弊”都没遇上,南京经济的正增长可以视为运气使然,但实际上更是因为他们几年前就注重城市创新,新兴产业经历了多年积累,经济韧性更好。

  从2018年到2020年,连续三年,南京市委一号文件都是聚焦在“创新名城”建设这个主题上。

  芯片方面,南京本来是短板,但事在人为,南京靠着引进台积电和富士康,硬生生地从无到有,挤进了国内芯片重镇之列。仅台积电、清华紫光两家就投资了300多亿美元。短短两年多时间,南京便新增集成电路设计企业200余家。

  2019年,南京净增高新技术企业1282家,增长近70%,增量和增幅均位居全省第一。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增长17%,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南京经济逆势增长,无疑将为“强省会”之路按下加速键。如果有投资需求的,可以关注当地楼市。

  不仅如此,南京政府面对疫情,效率也很高。早在2月7日,南京就已经有序组织企业复工复业,并且在当日推出了“宁惠十条”,帮扶中小微企业共渡难关。2月26日,南京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全部复工,用电恢复量全省第一。

  所以说,城市经济下行,产业不行只是部分原因,归根结底还是人。凡事事在人为,坏事能变成好事,好事也能变成坏事。

  结论

  由于春节延长叠加延迟复工,加上内需、外贸先后遭遇冲击。人口密度较高的地区、外来人口占比较高的城市、外贸相对发达的城市所受影响相对较大。

  从已公布的各省份一季度GDP数据来看,30省份均出现同比下滑,即负增长,不过下滑的幅度各有不同。发展基础相对薄弱的中西部省份,整体受冲击相对较小。这也遵循了梯度发展规律,发达地区经济受冲击比欠发达地区更大,聚集度比较高的城镇比相对分散的乡村受疫情冲击更大。

  2019年,全国有18个省份城镇化率低于60.6%的全国水平,其中多为中西部省份,尤其贵州、云南、甘肃、西藏四个西部省份城镇化率尚不足50%。所以说,相比城镇化水平高、人员密集且流动性大的东部地区,一些中西部尤其是西部省份疫情扩散风险相对较小,经济重启压力也相对较轻。而且这些地方的外来人口较少,企业用工以本地或者就近就业人员为主,复工复产也比沿海地区要快一些。

  但总体看,短时间内未来经济依然不容乐观,因为各地分化发展,产业变革并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而且国内疫情虽然可控,但大众还没有完全摘除口罩,疫情对人们心理的影响还没有结束。

  特别是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疫情对生活影响较大。这部分群体短期内收入大幅下降,又没有足够的金融资产储备,甚至有一定的金融负债。比如孩子马上要上大学的、有分期债务的、要还贷款的等。

  面对短期内巨大且未知的不确定性,这部分人会评估新冠疫情对个人长期收入和短期现金流的影响,并以此调整自己的开支计划。如果预期长期收入会降低,就要缩减开支,推迟很多耐用消费品的消费。如果多逛逛社交平台可以发现,现在有不少人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月的泡面。这部分低收入群体因为资金紧张被迫缩减消费开支,也会造成经济总量紧缩,进而会影响经济恢复。

  而对于有一定金融资产和储蓄、信用资质也相对较好的中高收入者来说,他们可以通过信用获取或动用金融资产、储蓄的方式来支持短期开支,因此短期消费行为受疫情的影响较小。

  但可悲的是,中高收入者占社会基数较小,低收入者才是社会的多数,至于未来的经济发展,从目前看,在疫苗大规模制备、疫情风险彻底解除之前,即便经济可以缓慢恢复到新的平衡状态,恢复水平可能也会显著低于疫情之前。因此无论你属于高净值人群,还是低收入群体,都无法在滚滚洪流中独善其身。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地产情报站。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一篇: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对中信银行启动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