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东平新闻网 > 国际新闻 >

澳总检察长赴美学习“防渗透”,暗指中国?

文章来源:未知 作者:东平新闻网 时间:2017-09-23 04:28 

  在一些澳大利亚媒体“锲而不舍”炒作中国渗入并影响该国政治的尽力下,澳大利亚总检察长乔治·布兰迪斯盘算向国会提交打击间谍和外国权势的新法案。报道这一消息的《悉尼先驱晨报》22日称,在到华盛顿听取相关意见后,布兰迪斯将参考美国的《外国代办人登记法》,设立新罪名以维护政府机密信息不被中国间谍窃取。中国专家于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此事反应出在内部,澳大利亚的右倾势力非常壮大,而在外部,其反华或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行为当面都有美国的影子。“希望有关方面表态要负责任,有依据。”针对澳方做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22日这样表现。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与费尔法克斯传媒6月初颁布一项考察,宣称中共在澳大利亚企图施展影响力,直接威胁到澳大利亚的自由与主权。之后,相似论调的报道不断见诸澳媒。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报》22日称,有关外国打算干涉澳内政的报道传出即将,布兰迪斯便于7月拜访华盛顿,听取美国保险官员关于美国反外国干涉制度以及澳引入美式“外国代理人”法律的简报。

  这项美式法律即指《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据报道,该法划定,在美国拥有政治影响能力或准政治影响才能的外国代理人应该公然他们与代理国的关系,否则将面临民事或刑事处分。《悉尼先驱晨报》称,布兰迪斯打算11月向国会提交与该法类似的法案,针对替外国政府秘密游说、渗透以及捐款给澳大利亚政党等“准间谍”行为。报道说,布兰迪斯的改革可能波及新的外来干涉罪,去掉有关叛国罪的过期界定,赋予其时代性,并将代表外国势力窃取商业秘密设为新罪行。新法案也可能树立以美国制度为模式的公开的外国代理登记册。

  《布里斯班时报》22日称,澳政府认为,目前该国存在许多机密运动,它们不算特务行为,但是干涉澳大利亚政治过程的形式之一。好比,一名中国商人试图借赞助智库的名义拉近与澳前国防部高官的关系。此外,澳大利亚目前的法律也无法应对外国政府资助的网络犯罪。该报评论说,布兰迪斯对澳大利亚法律的大调整,将便利情报机构和警方起诉非法取得政府或非政府机构秘密情报的人。

  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22日在接收《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澳大利亚这样做有内生性和外生性两个方面原因。从内生性来看,澳右倾保守势力非常强盛,要对政坛施加影响,而现在特恩布尔政府经过大选之后,已成为跛脚鸭政府,假如不收买那些小党和右翼人士,可能任何一个法案都无法在国会通过。从外生性来看,澳大利亚所作所为背地和美国有关。这从布兰迪斯到华盛顿取经就能够看出来。他说,这些事件反映出澳白人至上的病态思维模式依然存在,尤其是在政治圈内。在寰球提倡协作的大趋势下,这些人的暗斗思维依然根深蒂固。而美国气力的相对衰败,也令澳焦虑不安。

  正是在这样的情感下,澳对美愈发亦步亦趋。“美国之音”22日报道称,澳大利亚要出手赞助美国遏制中国“海上扩大”。报道说,6艘澳大利亚军舰本周向南海航行,进行军事演习,但目标地没有公开。澳媒称,这是澳大利亚30年来最大的军事行动。剖析人士认为,澳领导人希望他们的选民及其亚洲邻国认为堪培拉是南海的法治保卫者,这与冷战以来澳大利亚的作用一致。

  布兰迪斯行将提出的新法案将立即交由国会情报和平安结合常务委员会审议。《悉尼先驱晨报》称,新法案将与政府制止海外公民政治献金的许诺相辅相成。于雷22日告知《环球时报》记者,法案提出后最主要是经过众议院探讨,党派之间进行协商和妥协。现在看来,法案一旦提交,通过的可能性应该不小。即使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也很可能遇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和小动作。

  于雷以为,这无疑会对中澳关联,特殊是中国在澳投资带来影响。因为澳方会依此对中国在澳的正常贸易投资增强审核、监视和妨碍。“阻拦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实际上受伤害最大的不是中国”,他说,澳方应该看到这会是一个双输的结局,且澳方的损失一定会比中方更大。

上一篇:没过期就扔了?全球食品商拟统一日期标签
下一篇:黑莉回应美国务卿换帅疑云:我无意接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