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新闻网,欢迎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东平新闻网 > 航空新闻 >
最新资讯

走一段夜路 恋一次故乡_航空

文章来源: 作者:东平新闻网 时间:2020-01-27 01:20 

中国航空报讯:由于一个意外的长时间堵车,长途大巴到达县城就已经很晚。等我再从县城打上出租车并在村口处下车,已经差不多是晚上十一点了。天阴得极重, 四下里一片漆黑,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一阵风刮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赶忙将羽绒服的帽子扣上,缩了缩脖子,把拉链扯到顶,拉严实。

之前,母亲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到,要到村口接我,都被我拒绝。出租车自顾掉头而去,被车灯划开的黑夜重新闭合。我定了定神,拎起简单的行李,准备往家走。而真正要面对这无边的漆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迈不开脚。

一条从村口到家的路,也就几百米的距离。多么熟悉的路呵,放在儿时,即使再黑的夜,我闭上眼也可以飞跑。即使在外求学和工作多年,也是时常回家的。这条路几十年来,也并未有多大的变化。而这一刻,我怎么了?

漆黑中,眼睛仿佛失灵。视野所及,只有微弱的天光中远山巨大的轮廓,以及近处依稀随风摆动的树影,似乎都带上了诡异的气息。按说,再也没有比这更真实的真实了,然而我却深深地陷入了虚无。无法调和的紧张,令人窒息的无助,让我出现了短暂意识的空白。一场黑暗,顷刻间击碎了所有的先验。似乎,每一步下去都是未知,脚步忍不住犹豫。这是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我,最直观而又最深刻的一次迷惑!

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被一个惯常的黑夜挡在了村口,不敢走回家。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巨大讽刺。脚下还是我魂牵梦绕的回家的路吗? 我忍不住在心里质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不是一直以为自己是爱故乡的,包括她的一草一木,包括她的白天和夜晚。我甚至自信地认为,我能记得这条路上的每一道沟,每一个坎,甚至每一个坑洼和细小的弯折。一遍遍的自责中,笼罩着我的已经不仅仅是黑夜,还有我深深认识到的,我和故土本质的疏离和隔膜。

我将手机果断地塞进衣兜里,一边想象着曾经的白天或者夜晚的步履,一边慢慢地迈出了第一步。当第一步迈出以后,黑夜似乎悄悄地问我亮出了一道缝隙,依稀地亮出了远远的缥缈的灯火。甚至, 我都能感受到那不远处的亲人在向我招手。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未知,本来就是前行途中面对的常态。而前进,就是寻着远处的目标,抬起一只脚, 摸索着落下去,然后再抬起另外一只脚。在漆黑中的这条路,更是领受着深沉牵引的,我更应该用自己的心灵将它走通……我越走越快,甚至有了奔跑的冲动。

正在这时, 却见一道手电光向这方寻了过来。我定了定神,看清了不远处正在走来的熟悉身影——我的驼着背的老娘呵!简单的行囊,我断然不同意交给母亲。母亲也没有多坚持,便打着手电筒,和我并排慢慢地起步往回走。母亲大概有一点兴奋,走得很快。我似乎都能感觉到她的白发被风吹起。而手电筒的光晕,却一直亮在我的脚底。

我们边走边说着话。偶尔的分神,故乡就送我一个趔趄。母亲一边伸手拉我,一边笑着送我一个爱怜的“嘲弄”。最后,我们干脆拉起了手。而关于我的几分钟前的犹豫以及愧赧,似乎早已被深沉的故土和慈爱的亲人统统原谅了呵!

上一篇:波音:一个市场错误 一个战略错误_航空
下一篇:没有了